????刘向北带对象来家里坐了一会儿就走了,连连晚饭都没吃,就急着坐车回贵安,说是只请了一天假,明天还得正常上班。

????晚上八点整。

????电视遥控器被刘丽萍牢牢掌控,陆坤和孩子们只好硬着头皮陪刘丽萍看“婆媳大战”的戏码。

????“先生,外边有位高先生找你”庄园的保镖头子脚步匆匆地进来,凑到陆坤耳边低声说了一句。

????陆坤神情微怔,旋即回过神来,多半是老高来串门,家里的保镖不认识他,这才过来征求他的意见。

????“把人请进来”,陆坤低声吩咐了一句,而后又看向蒋嫂道,“帮wo沏两杯茶,端到书房。”

????“诶,小光头,起来了。”陆坤动了动身子,轻轻推了推躺在他怀里打瞌睡的小光头,希望这小子自觉点起身。

????刘丽萍朝这边看了一下,有些看不过眼,“你直接把他抱回小床上不就好了,这会儿吵醒他,待会儿睡不回去,你哄啊?”

????陆坤撇撇嘴,“哄他睡觉而已,有什么难?”

????刘丽萍神情一滞,这个貌似还真是,陆坤哄孩子睡觉,基本是把孩子放床上掖好被子,熄了灯,孩子就会乖乖睡觉,而她带孩子,孩子总是死活不愿意睡,一个劲儿地缠着她讲睡前故事。

????“你帮wo招呼着点高书记,wo先抱孩子回屋里。”陆坤交代了一句,脚丫子撩起拖鞋,稳稳当当地抱着儿子回卧室。

????......

????书房里。

????陆坤和高伟良的位子并排在一块儿,中间被一张茶几隔开,茶杯上氤氲冒着一缕缕热气。

????“老高,你这是?”陆坤笑笑,“wo还是寻思着出什么事儿了呢。”

????高伟良洒然一笑,“这不是前些日子,手底下那些家伙行事,老是不知道轻重,把你外甥都给弄进去了。”

????陆坤点点头,从口袋掏出烟盒,给他递了一根,顺带着把打火机也抛给他,“您总不可能单为这事儿就专程过来wo这趟吧?这话wo可是不信的。”

????“有这方面的原因。”高伟良哈哈大笑,过了一会儿才正了正脸色道,“wo有个事儿想请陆老弟你帮个忙。”

????“可别喊陆老弟,石头是你女婿,wo论理喊石头叫哥的,你这么喊wo,可不全乱套了?”陆坤伸手打断了他的话,“至于帮忙,力所能及之内,wo也不会推辞。”

????以前石头没娶高伟良女儿的时候,陆坤倒是喊老高叫高大哥,后来陆坤都不那样称呼了,私底下直接就喊老高,公众场合就喊高书记。

????高伟良嗨了一声,“咱们各论各的。”

????“咱们铁面无私的高书记,也有为难的时候?”陆坤打趣了一句道。

????高伟良知道陆坤是在跟他打马虎眼,心里也没生气,只是脸上佯怒道,“说正事儿呢,别嬉皮笑脸的。”

????陆坤脸色立即一正,脸色严肃阴沉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,但下一秒立即破功,哈哈大笑。

????高伟良把事情一说,陆坤眉毛便接连跳了好几下。

????前世高伟良一直都钉在贵安县一号书记的位子上,直到退休也没再往上挪动过,可这会儿怎么突然要升官了?

????按理说,蝴蝶效应,也没大到那个程度啊?

????高伟良见陆坤一脸疑惑,爽朗一笑,“论政绩,wo是早就足够往上走两个台阶了,只不过一个是wo得罪了不少人,另一个就是wo之前也不大愿意往上升。”

????陆坤哦了一声,想了想,有些疑惑他怎么突然想开了,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话给问出口。

????“现在不都提倡什么领导班子实行革命化、年轻化、知识化、专业化嘛?wo都这把岁数了,再不抓紧点往上走走,wo还有什么机会?”

????高伟良摊了摊手,话语之中有种懊恼,也有种急切。

????“你是要往哪儿升啊?”陆坤身子前倾,有些好奇高伟良这一次擢升,能升到什么程度。

????高伟良把事情的始末给陆坤说一遍,“封阳市的一位副市长升到了省交通厅当一号,位子不是空出来了嘛,市里的意见是让wo升上去,填补那个缺。”

????陆坤恍然,之前省交通厅姓马的曾受人之托,还和他起过冲突呢,只不过因而他已经临退了,陆坤才同意赵副省在这事儿上轻拿轻放。

????“这事儿有难度?”陆坤有些意外,高伟良可不是孤家寡人,多少有些能量才对。

????高伟良砸吧了下嘴,解释道,“事情没那么简单,副市长只是过渡。有些人怕wo升上去了,行事上还跟往上一样激烈,所以哞着劲儿,打算狙击wo呢。副市长这个位子倒是板上钉钉了,但wo担心入常这事儿可能会不顺利。”

????“这事儿过两天wo就去赵副省那儿敲敲边鼓,成不成的wo可不给你担保啊。”陆坤弹了弹烟灰,眉头由紧皱开始慢慢舒展开。

????“仗义!”高伟良脸色一喜,给陆坤竖起了大拇指。

????“先别给wo戴高帽子,wo先把丑话说在前头。你升不升的跟wo没什么关系,不过中小学工程改造那事儿你可得帮wo抓得牢牢的,wo大几百万撒出去,要是出了问题,wo可是要找你算账的。还有,你别拍拍屁股就离开贵安,换上去一个不晓事儿的,给wo在贵安的生意添麻烦。”陆坤没好气道。

????“这个你放心。”

????高伟良笑笑,直接打了包票,“wo是往上走,又不是往下掉,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,都不会不给wo面子。再说了,wo到了封阳,贵安不还在wo眼皮子底下呢嘛。”

????陆坤点点头,高伟良最快也得明年才能实现往上走的步伐,那个时候中小学工程改造的事儿基本都已经收尾了的,这倒是用不着担心。

????至于政策的一贯性,这个倒是不打紧,在经济建设浪潮中,招商引资是大局,极少有人会冒着风险搞破坏,那完全是损人不利己,反而伤己的事儿。

????“那就行,你是在这儿住一晚还是再待会儿就走?”陆坤看了看表,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半。

????“在你这住下,影响不好。再说了,明天中午县里还要开会呢,wo这就先走了。”高伟良笑笑。

????。

????y190523wh

????本页为自适应网页,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:http://www.051185.com/170772/61274000.html

章节目录